✧✧✧专业吸猫✧✧✧

點我!點我!

大❤cp:忘羡、曦澄、春始、海隼、新葵、陽夜、安清、兼堀、三日鶴

以上全不拆不逆✔️

大❤坑:魔道祖師、月歌、刀劍亂舞

我很好說話噠,要不勾搭一下吧?ฅ'ω'ฅ

請問這是你遺忘掉的愛嗎?【春始】

因為我非常的缺腦洞、梗
所以我在前幾天的時候發了一個點文的文((已刪
然後有兩位寶貝點了文
這文是 @—Poplar—月歌是命—  寶貝點的文
請食用^ ^

#微新葵、戀驅、海隼
#遺愛症;失憶梗
#雙向暗戀

○●●○以下正文○●●○

“春,我出去一下”在月之療裡的公共休息室內,有位紫髮男子的聲音响起。

這位男子就是Six Gravity的隊長,睦月始。

“始,你要去哪啊?”接著就換一位綠髮男子的聲音响起。

這位男子也就是Six Gravity的睦月始的搭檔兼參謀,彌生春。

“我只是要去外面走一走而已”睦月始一邊拿著外出偽裝的眼鏡和口罩,一邊向彌生春表示自己只是要出去走走而已。

“是嗎~”彌生春坐在餐桌前,撐著頭說道。

“嗯”睦月始說道。

“那我也出去一下”彌生春也戴上了口罩和帽子,就出門了。

………………
………………

“今天感覺是個不錯的天呢~乾脆就在今天告白吧~”彌生春決定等等要向某人告白,所以就往花店的方向走去。
………………
………………

“嗯,不能再退縮回去了,今天一定要跟他告白”睦月始想了這個念頭後,也就往花店的方向走去。
………………
………………

“那個,請給我一束深紅色薔薇”彌生春跟花店小哥說。

“好~”((小哥

“先生是要去告白嗎?”花店小哥像是看透了春的想法,而問的。

“欸,你怎麼知道?!”春十分驚訝問道。

“啊拉~你不知道嘛?深紅色薔薇的花語”花店小哥問道。

“嗯,我知道深紅色薔薇的花語”春說道。

“所以啊~「只想和你在一起」 這種花語,不就是告白或求婚時會送的花嘛~”店員小哥向是理所當然的邊包裝花束,邊回答彌生春。

“好像也對!”彌生春想通後,立馬說道。

“不過,你該小心點呢~不,應該說,你該注意一下你要告白的那位孩子囉~呼呼~”接著店員小哥又說了一句,神秘般的話。

“你在說什麼啊…?”彌生春還是一臉懵逼樣的看著店員小哥。

“啊~客人,你的花束好了,那,再見”店員小哥把花束給了彌生春後,就將他推了出去。

“欸,等等啊~我還沒付……”彌生春話才說到一半,就因為,明明自己剛還在裡面買花的店,卻不知道為什麼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且那位店員小哥還不見,而呆住了。
………………
………………

“那個,請問可以給我一束花嗎?”睦月始跟花店裡的店員哥哥問道。

“好的,請問客人要什麼花呢?”店員哥哥問道。

“嗯……”睦月始看著花櫃裡各式各樣的花。

最後決定,就是這種花了的說道“那,請給我一束白玫瑰”。

“好的,客人怎麼會決定用白玫瑰呢?”店員哥哥拿起一些白玫瑰,然後開始包裝,並問道。

“額……因為我是要去……告白的……”睦月始像是有不好意思的慢慢說出原因。

“感覺客人是位很高傲、霸氣的人呢~”店員哥哥說道。

“欸?高傲?霸氣?”睦月始一臉疑惑的看向店員哥哥。

“欸豆,因為白玫瑰的花語是「我足以與你相配 」,感覺跟我家的小情人很像呢~呵呵~”店員哥哥一說到自己情人,彷彿心情都變得好了。

“是嗎~”睦月始說道。

“啊,對了,客人,花束好了喔~再見了~”店員哥哥把花束給了睦月始。

“嗯,謝謝……欸?”睦月始道完謝後,轉頭一看,就整個呆啦,因為明明自己剛還在花店裡,怎麼轉眼間花店就消失了呢。
………………
………………

“啊,已經這麼晚了,我也該回去,不能讓春擔心才行”睦月始看了手錶上的時間後,就抱著花束,跑向月之寮的方向。

“嗯,得快點回去才行,可不能比始晚回去”在街的另一邊,彌生春急急的跑往月之寮的方向。

“叭———”

突然叭的一聲響起,一臺失控的大卡車往睦月始的方向撞去。

“始!!!!!”彌生春以最快的速度衝向睦月始。

啊。
來不及了。

當彌生春衝到睦月始旁邊後……已經,來不及了。

“不要!!!!!!”彌生春崩潰的跪在睦月始的血泊裡,看向睦月始,十分痛恨自己,為什麼不能再跑快一點,為什麼被撞到的不是自己。

現場的人,個個是驚慌。
………………
………………

“嗯……?”

“…………”

“…欸,始桑醒來了!”師走驅像是看到奇跡般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然後,看了看坐在旁邊的如月戀。

“那個,始桑,你知道我是誰嗎…?還有一加一等於多少?和我上次英文考多少?我們6人的團名叫什麼?我們6的名字分別叫?”坐在旁邊的如月戀,一聽到睦月始醒來,就馬上的問了他很多事。

“你是戀,等於二,60分,Six Gravity,睦月始、皋月葵、卯月新、師走驅、如月戀。那個……我們的團體,不是只有5人嗎……?”睦月始答完所以的問題後,問道。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師走驅和如月戀聽完睦月始的話後,便發出了比平常大個10倍的聲音。

“怎麼了嗎?!戀、驅”則其他隊員,卯月新、皋月葵、彌生春,都被這巨響給吸了過來。

“始…始桑…他……好像頭腦不太清醒……”如月戀和師走驅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著話。

“始怎麼了?!”彌生春是最早問的人,臉上也多了一層擔憂。

“這個嗎……欸豆……嗯…”師走驅和如月戀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彌生春,所以都往了卯月新和皋月葵那裡看著。

“那個,驅、戀,要不然你們單獨跟我說說吧?”皋月葵像是看出了什麼的,說道。

“好…好的”如月戀和師走驅思考了一下,最後決定只能這樣了,所以便答應。

然後,如月戀、師走驅、皋月葵便走出病房。

“那個啊,葵桑……始桑好像不記得春桑了……”師走驅說道。

“欸?那,始桑記得我們其他人嗎?”皋月葵問道。

“嗯嗯,始桑他其他都記得,連我考試的成績都還記得”如月戀說道。

“嗯……是嘛……我再想想始桑這是什麼狀況,我們先回病房內吧…”皋月葵說道。

“好的,葵桑”如月戀和師走驅說道。

“葵”等皋月葵和兩位年少回來病房時,卯月新就輕輕的叫了聲葵,彷彿在暗示什麼。

“嗯”皋月葵像是了解卯月新的意思的回覆了。

“那個,你們先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工作的”睦月始說道。

“好”5位隊員說道。

一直到了回到月之寮後,皋月葵就跟卯月新到了皋月葵的房間。

“新,剛才戀和驅跟我說了,始桑他……”皋月葵暗著臉看向新。

“始桑他該不會忘記了春桑了吧~”卯月新以開玩笑的態度說出。

“……”皋月葵十分沉默。

“該不會真的是這樣吧…?”卯月新因為剛好猜對了而有點不知所措。

“嗯……對,新,這要怎麼跟春桑說啊…?”皋月葵說道。

“欸豆……葵……我…我覺得應該不用特地跟春桑說了……”卯月新看著皋月葵身後被推開一半的門。

“新……你怎麼一直看著我身後……?難道春桑在……”皋月葵也漸漸的轉頭往後看。

“所以說……始他…忘了我……?”彌生春用著不可信至的眼神看向卯月新和皋月葵。

“春桑……這個……”皋月葵看向卯月新並說道。

“嗯,對”卯月新很直接的跟彌生春說道。

“是嗎……嗯,我知道了……謝謝你們,葵、新”彌生春說完後,就離開了皋月葵的房間。

到了明天。

“我出門囉~”彌生春戴上偽裝的口罩和帽子。

“春桑是要去看始桑嗎?”皋月葵問道。

“嗯,對,葵,我會努力讓始想起我的,所以不用擔心我,你們就專心工作吧~”彌生春說道。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春桑,加油!”皋月葵聽到彌生春說的話後,露出了微微的放心感,並說道。

彌生春在去醫院看望始之前,決定去花店買一束花。

…………

睦月始目前坐在病床上,看著書。

突然有位男子走了進來。

“那個,初次見面,我是霜月隼,是來給你一樣東西的”那位名叫霜月隼的男子,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朵時鍾花。

“這是……?”睦月始用著疑惑的神情看向霜月隼。

“這是時鍾花,你想知道花語嗎~”霜月隼說道。

“時鍾花……他的花語是?”睦月始問道。

“等看到下一個來的人,你就知道了~那,再見”霜月隼說完後,並離開了病房。

…………

這時,彌生春在前往花店路上時,遇到了位男子。

“那個,請等一下!”那位男子叫住了彌生春。

“那個,請問你是……?”彌生春問道。

“噢,對了,我叫文月海,我有東西要給你”文月海拿出了一朵時鍾花,並拿給彌生春。

“為什麼要給我花……?”彌生春問道。

“因為你得了解這朵花的涵義才行,好了,趕快去找他吧~”文月海說道,並推了彌生春一把。

…………

“欸?我剛不是還在街上嗎?怎麼突然到了醫院??”彌生春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突然從街上到了醫院,不過,還是快速的前往了睦月始的病房。

“始,我來看你了”彌生春走進病房後,說道。

“那個,請問你是誰?”睦月始像是完全不認識彌生春的樣子,而問道。

“我是彌生春,是你的某位友人,從今以後,我每天都會來,直到你出院,請多多指教了~”彌生春微笑著說道。

“是嗎,真是不好意思,竟然那麼失禮”睦月始帶著深深的歉意說道。

“嗯,不會”彌生春說道。

…………

到了隔天,皋月葵和卯月新先去了睦月始的病房。

“那個,始桑,不好意思打擾了”皋月葵小聲的說道。

“始桑,我和葵來看看你了”卯月新走到了始的病床旁說道。

“葵、新,你們怎麼這麼早就來了?”睦月始問道。

“我想始桑最近應該都只能吃醫院的食物吧,所以我做了先三明治來”皋月葵拿起自己做好的三明治,看向睦月始。

“嗯,謝謝你,葵”睦月始說道。

“始桑,我們來這裡,主要是來跟你說些,關於春桑的事的”卯月新說道。

“關於春的事?”睦月始說道。

“那個,始桑,春桑他真的很喜歡始桑,始桑真的忘記春桑了嗎?春桑他也是我們的隊員的喔~”皋月葵說道。

“嗯嗯嗯,春桑可是超擔心始桑的,以前你們的關係可是好的不像普通搭檔呢!”卯月新說道。

“春他…可是我對他沒半點記憶……”睦月始說道。

“啊,到了這個時間了,新我們得去準備工作了!”葵看了看時鐘,並說道。

“啊,真的,我們該離開了,那個,始桑,請記住一件最重要的事……春桑他,真的很喜歡你,那,再見,始桑”卯月新說完後,就拉著皋月葵跑出病房。

…………

卯月新和皋月葵才剛離開病房沒多久,就又有人來到了睦月始的病房了。

“驅、戀?你們也來了?”睦月始問道。

“嗯,對,始桑,我們有話要跟你說”如月戀和師走驅異口同聲的說道。

“是關於春的事嗎?”睦月始問道。

“欸,始桑怎麼知道??”如月戀問道。

“因為,剛才葵和新也來跟我說了關於春的事了”睦月始說道。

“那,始桑有什麼想問的,關於春桑的事嗎?”師走驅問道。

“嗯,我有些事想問問”睦月始說道。

“沒問題的,始桑,所以問吧!”如月戀和師走驅異口同聲說道。

“那個……我和春是戀人嗎…?”睦月始問道。

“……欸豆……應該不是吧?感覺比較像春桑暗戀著始桑,始桑暗戀著春桑這樣……?”如月戀不確定的說道。

“戀!這不能說啦!”師走驅急忙的握住如月戀的嘴巴。

“雙向暗戀……?”睦月始正煩惱著。

“呃……始…始桑,我們先走啦!”師走驅拉著如月戀衝出病房。

…………

又過了一下子,彌生春就過來看望睦月始了。

就這樣,彌生春每天都來看望睦月始,日子過的很快。

在這些日子內,彌生春和睦月始也擁有了一段深厚的感情。

一下子,半個月過去了,睦月始準備出院了。

每位隊員都來慶祝睦月始出院了。

“始桑,這是你的東西嗎?”皋月葵拿著一朵時鍾花問道。

“喔,對,謝謝你,葵”睦月始說道。

“這是時鍾花吧~我記得時鍾花的花語是「愛在你身邊」吧~”皋月葵說道。

“葵,你說時鍾花的花語是……”睦月始張大了雙眼,看向了一直坐在屋頂上的霜月隼,又看向了彌生春。

“始桑……你怎麼流下了眼淚……?”皋月葵問道。

“春……”睦月始的眼前突然暗了起來,然後意識突然就沒了。

…………

過了一下子,睦月始張開了雙眼,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彌生春。

“春……我想起來了……”睦月始看著彌生春,並說道。

“始……你想起來我了嗎…?”彌生春流下眼淚,看著睦月始。

“春,我愛你……我真的真的很愛你啊…”睦月始緊緊的抱著彌生春。

“嗯……始,我也是,我也真的很愛很愛你”彌生春也緊緊的抱住了始。

…………

“這樣算是個 Happy End 嗎?海~”坐在屋頂上的男子,霜月隼問了問坐在旁邊的男子文月海。

“嗯,大概算是吧~”文月海說道。

●○○●完●○○●

終於打完啦~~~~
不知道 @—Poplar—月歌是命— 大大滿不滿意OuO
不過這麼晚才完成,真的很抱歉> <;
因為,打好一半後,就又開始懶了=□=
還不太擅長寫春始~請多多包容~
如果有什麼需要改進的,請在下面告訴我喔~*ˊˇˋ*

感謝看到這的米娜桑~
希望大家喜歡♡♡♡
如果喜歡的話,請幫我點個♡

我是雪の櫻
我們下次見~掰掰*ˊˇˋ*

评论

热度(26)

  1. Poplar—月歌是命✧✧✧专业吸猫✧✧✧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您是神仙!!!!!!!他们真好wwww!!!!!我超级喜欢的——!!!!非常感谢以及您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