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吸猫✧✧✧

點我!點我!

大❤cp:忘羡、曦澄、春始、海隼、新葵、陽夜、安清、兼堀、三日鶴

以上全不拆不逆✔️

大❤坑:魔道祖師、月歌、刀劍亂舞

我很好說話噠,要不勾搭一下吧?ฅ'ω'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月歌竟然终于要出动画第二季啦!!!!!!

而且……竟然……竟然还要出新CD了!!!!!!!!!!

看到的当下真的超级感到&超级激动的❤❤❤❤

各位爱月歌的同志们,让我们再次炒热月歌吧!

Ps. 佔tag抱歉

游乐园的双人门票【春始】

这是 @しわす かける宝贝儿的点文(σ≧▽≦)σ❤

对不起,很晚才开始写:;(∩´﹏`∩);::;(∩´﹏`∩);:


话说……

好久没写月歌的文了呢~

不过还是永远不弃月歌这坑的!❤❤❤


偷偷预告一下

下一篇点文也是月歌的哦~~~~

是年中组的(≧∇≦)(≧∇≦)(≧∇≦)


▶️▶️▶以下设定️◀️◀️◀️


#私设;ooc注意


#春始交往中;对外保密(只有团员知道)


▶️▶️▶️以下正文◀️◀️◀️


今天是个出外景的天,这个外景是节目。节目名称为:「什么?!两人的偷偷约会?」。


这次的节目制作人便邀请了目前当红团体的队长;睦月始和团里的参谋;弥生春。并在游乐园拍节目。


……两位和经纪人到了出外景的地点后……


导演便走向他们的招招手。


导演:呦!睦月君和弥生君你们真早到啊~我们下午3:00才要开始拍,你们要不要先逛逛走走熟悉一下这呢?


睦月始和弥生春互相看了看对方后,弥生春便表示。


弥生春:嗯,好的,我和始就先在这走走吧~


睦月始:嗯


导演:好,那记得要在3:00前回来啊~


导演说完后,睦月始和弥生春两人便离开拍摄地点的走向了其他地方。


两人走了段距离后才开始对话。


弥生春:始,你会饿吗?你还没吃午餐吧?


睦月始:我是还好,春你饿了?


弥生春:我也不饿,既然都不饿的话,不妨一起去玩游乐吧?(笑


睦月始:春,你其实已经提前调查过这家游乐园了吧……你那个不怀好意的笑,一定是有什么计划……


弥生春:欸?!始好过分……我只是查到了听说这里的游乐设施很可怕,所以想来玩玩看而已……


睦月始:……欸……我就知道你有计划……


弥生春:哼哼~好好好,不过始你还是逃不出我的魔掌的,哼哼哼~


睦月始:……春,你又作死啊~?(笑


弥生春:……不,没有,对不起我错了……(抖


睦月始:……好了,不是说要玩的吗?走吧,时间剩不多了


弥生春:嗯!走吧,始


睦月始:嗯,等……


弥生春就这样拉住睦月始的手,然后全力向前跑去。


跑了一小段路后,他们两人到了一个巨大的游乐设施底下。


这个巨大的游乐设施也就是一般游乐园里最基础的设施,嗯,没错,就是……海盗船!


弥生春转向睦月始然说道。


弥生春:始,我跟你说,你看,这样看下来就是个普通的海盗船对吧~其实他根本就没有这么简单的哦!他会越来越高,最终直接360度旋转呢!而且听说到顶点时还会停顿5秒呢,有没有觉得很可怕啊~哼哼~


睦月始:……其实也还好嘛~


弥生春:欸……经过了我「春百科」的解说后,竟然还是不觉得怎么样……算了!先实体坐上去看看吧!


睦月始:嗯


……到了海盗船上后……


坐上去后,他们都各自系好了安全带。


弥生春:好期待呢~


睦月始:先说在前头,春你可别比我害怕喔


弥生春:怎么可能嘛~(自信


海盗船已经在慢慢移动了。


首先是低低的。


再来越变越高了。


最后到达了最高峰。


弥生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始!!!!好高!!!!!!


睦月始:……

(内心os):……不是说不会比我害怕的嘛……


……下来后……


弥生春:呕……咳咳……呕…呕……(吐彩虹中


弥生春虚弱的跪在地上,然后双手拿着一个呕吐袋,正在吐着彩虹。


注:绝对不是字面上的那个彩虹🌚


睦月始:春……没事吧?……


弥生春:……始…我没……呕……咳咳……事……


睦月始:……

(内心os):不,这分明就是很有事吧?!


弥生春:呕……


睦月始:春你等我一下,我去买点水来(跑掉


……过了一下后……


春调解完身体后,他们便再次出动。


弥生春:始……我发现这里的游乐设施根本不是给人玩的,我们还是去玩些给人玩的吧……


睦月始:嗯……好吧……


弥生春:啊,不然我们去鬼屋吧?听说这里的鬼屋也很不错呢!


睦月始:嗯,好……


……两人慢慢走到鬼屋前……


鬼屋附近的气氛显然和刚才欢乐的气氛不一样。


这个鬼屋的形则是打造成一个阴森、气派的大暗黑城堡,这个大城堡的气氛比起附近的气氛更加可怕了些。


在这阴森、气派的暗黑城堡前,不管多大胆的人多少还是会打个冷颤的。


弥生春:……呃…这……(抖


睦月始:……春,走吧……


弥生春:……嗯……

(内心os):再见了……妹妹们……


……走进去后……


睦月始表面十分镇定,不过却紧紧的握住了弥生春的手。


他们两个悄悄的走向前方,半点声音都不敢出。


突然间……弥生春感受到了一股重重的视线感,貌似是从旁边的草丛传来的。


所以,弥生春便慢慢转头看向草丛那边。


「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跳了出来,吓得弥生春用百米奔跑的速度拉着睦月始的一个冲出了鬼屋。


出来鬼屋后,睦月始便一脸懵逼的表示:「我刚到底经历了什么???」


弥生春:哈……哈……哈……刚才真的是要了我的老命……(大口的喘气着


睦月始:春……我怎么觉得我们才刚进去鬼屋,我们就抵达出口了……?


弥生春:……始……我看我们还是做摩天轮吧……(啊啊啊啊……


睦月始:喔……好哦


最终弥生春还是放弃了让他害怕的,跟睦月始抵达了摩天轮上。


弥生春:哇~~~抵达最高点了呢!始你看!


睦月始:真是的,真像个孩子呢~(笑


弥生春:对了,始……


睦月始:嗯?(转过头


弥生春:mau~~~❤


睦月始:唔……(红/////


弥生春:哼哼~~~~❤(笑


睦月始:……(红/////


……下午3:00……


……他们回到拍摄现场时……


导演:欸?睦月君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还有,弥生君你的头是不是肿啦?!


睦月始:……


弥生春:……哈哈……(干笑


导演:???(懵逼


▶️▶️▶️完◀️◀️◀️


在晚上时赶完啦~~~~~

早上一起床就被拖去K歌4小时

到了下午才回到家

中途出去购买文具

一直到5、6点多才又回到家

赶紧洗个澡

终于可以来写文啦(っ´▽`)っ


希望 @しわす かける 可以喜欢💕


感谢看到这的米娜桑♥

希望大家喜欢💕💕💕

如果喜欢的话,请帮我点个❤


我是◌雪樱◌《✧✧✧专业吸猫✧✧✧》

我们下次见,掰掰#####


#佔tag抱歉(/ω\)

终于100fo啦~~~~~
感谢每个人的支持💕
我会继续向上,变得更好哒~
其实我真的没有想过这么快就可以了
真的非常感谢各位❤❤❤
以后我会不忘初心、努力向前进!

所以,点文啦~~~~~~

只要把想看的梗和cp打在评论区就可以了呦❤❤❤
也可以把剧情大纲和cp打在评论区喔❤❤❤

不限点几个cp,一次的点文也可以是多cp哒~

只接受以下的cp,不接受邪教(♡˙︶˙♡)
(可点春始、海隼、新葵、阳夜)
(还有忘羡、曦澄、晓薛、追凌、桑仪、聂瑶)
(还有安清、兼堀、三日鹤)

tag限制什么的,真是太可恶了( TДT)

Ps. 一周后截止2018/10/15~2018/10/22

訪問:愛豆真的也有懶癌末期嘛?【全員向】

嗯……沒錯,是懶癌末期
我想應該有很多大大們也有這種問題吧!
最近大概固定發的文是……
【月歌】【刀劍亂舞】【魔道祖師】
目前大概是這樣
不過有的時候也是會增加其他新坑的~♪(´ε` )
所以寫文時的坑都是不一定的
如果有特別想看哪個cp的話
也可以在下面評論區告訴我喔~ʕ·ᴥ· ʔ

○●●○以下正文○●●○

#私設!私設!

“好!訪問開始”

工作人員桑架好攝影機後,導演就喊了聲開始。

“各位午安,今天我們邀請了現在正火熱的團體來跟我們一起訪問喔~對,那個團體就是……Six GravityProcellarum!讓我們用掌聲歡迎他們入場!”採訪人員說了一般採訪節目的開頭後,並拍手歡迎那12位的到來。

“各位好,我是Six Gravity的隊長,睦月始”睦月始充滿氣勢的自我介紹說道。

“各位好,我是彌生春”彌生春用著溫和的口氣,自我介紹的說道。

“大家午安,我是皋月葵”皋月葵閃亮的笑著的自我介紹著說道。

“我是卯月新~”卯月新用了十分慵懶的聲音自我介紹的說道。

“大家好!我是師走驅!”師走驅活潑的自我介紹說道。

“大家好~我是如月戀!”如月戀同樣用著略有活潑的聲音自我介紹說道。

“米娜桑~我是Procellarum的隊長,霜月隼~請多指教囉~”霜月隼神秘的笑著自我介紹的說道。

“啊,大家好,我是文月海”文月海爽朗的自我介紹的說道。

“大家好,我是長月夜,請…請多多指教”長月夜看似緊張的自我介紹說道。

“呀吼~大家午安,我是葉月陽~”葉月陽用著略有輕浮語氣的自我介紹說道。

“各位午安,我是水無月淚,請多指教”水無月淚輕聲的自我介紹說道。

“大家好,我是神無月郁,請多指教!”神無月郁用著非常精神的自我介紹說道。

“好了,接下來讓我們直接進入訪問主題吧!”採訪人員說道。

“好的!”12位成員同時說道。

“好,這次的訪問是由一位網友所提出的疑問,提問的主題是【愛豆真的也有懶癌末期嘛?】”採訪人員說道。

“懶癌末期嗎~我覺得是有的呢~”皋月葵笑了笑的看向自家搭檔卯月新,並說道。

“欸?我嗎?我倒覺得陽也有啊~”卯月新注意到皋月葵的視線後,不服的拖了另一位Procellarum的成員葉月陽下水。

“哈?我?我才沒有呢~就算有,也只是初期症狀而已~新,你應該才算中階段吧~我覺得末期應該是……”葉月陽說完話後,並將眼神慢慢轉向他們的隊長霜月隼。

“欸~~~陽真過份,我可是一直都很積極向上的哦~”
霜月隼不認的說道。

“好,要反駁的人請舉起你們的手~”葉月陽用著滿滿的自信的問道。

“…………”

“欸?全部人都舉手了嘛?啊…怎麼連工作人員桑也舉手了啊?嗚嗚…每個人怎麼都這麼過份啊…真是的,果然每個人都想變成蠟人偶呢~”霜月隼先是用了難過的腔調說道,最後又用了有點半威脅的聲音說道。

“…………”

“啊~陽,你看,沒人舉手啊~呼呼~”霜月隼開心的笑著說道。

“喂,隼,你這傢伙……”葉月陽無奈的看向霜月隼的說道。

“哼哼~我怎麼了嗎?”霜月隼故意問道。

“……你明知故問……”葉月陽再度無奈說道。

“欸~我沒怎樣對吧?驅、戀”霜月隼轉向師走驅和如月戀那邊,並問道。

“是…是的!隼桑”師走驅和如月戀幾乎異口同聲的說道。

“嗯~很好,你看吧~陽”霜月隼開心的說道。

“明明就是被你嚇的不敢說真話吧…算啦,算啦,我放棄跟你溝通……”葉月陽最後選擇放棄的說道。

“呼呼~”霜月隼開心的笑著。

“我倒是覺得有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有懶癌末期這個東西呢~應該連初期都沒有吧~”彌生春說道。

“春桑說的是誰呢?”神無月郁問道。

“嗯……我覺得是葵、夜、驅、海還有郁呢~”彌生春說道。

“春桑為什麼會這麼覺得啊?”如月戀接著問道。

“嗯……因為葵和夜不管在工作上還是日常時都很努力,完全不怠惰,海和郁常常出去晨跑吧~感覺總是過得十分充實呢~驅的話只要是假日或有空的時候,都是在打工的吧~感覺完全沒時間休息,所以一直都很努力吧?”彌生春解說說道。

“哦哦~那……我呢?春桑”如月戀看向彌生春的問道。

“額……戀應該有點初期吧……”彌生春小有尷尬的說道。

“欸?!是嗎……”如月戀有點失望的說道。

“放心吧~戀,只是初期,所以沒什麼問題的!”彌生春說道。

“真的嗎?!春桑”如月戀彷彿開心了起來的問道。

“嗯,當然囉!”彌生春說道。

“要不然,我們先把不可能有懶癌末期的人寫起來吧?因為我剛聽到採訪人員說要列出懶惰排名”文月海提出建議的說道。

“嗯,我覺得海的建議不錯”睦月始附和的說道。

“…………”

“好了,始桑,我和陽剛先把春桑說的人寫上去了”長月夜拿著寫好的紙張,並說道。

“嗯,好,謝謝你,夜”睦月始接下紙張,並說道。

“哦哦~那這樣就剩……始、隼、新、陽還有戀和淚了呢,嗯,欸?我也被去除了嗎?”彌生春唸出沒被寫在上面的人後,突然發現自己也被寫在紙上,所以提出了疑問。

“嗯,是的春桑,因為我和陽討論過了,陽是說春桑跟海桑身為參謀組,所以一定不會多懶的,所以我們就把春桑也寫上去了”長月夜解釋的說道。

“嗯,原來是這樣啊”彌生春了解後,並說道。

“好啦~那我們就來到最後的環節囉!讓我們來請現場觀眾跟我們一起投票吧!”採訪人員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了,所以說道。

“好的!”Procellarum&Six Gravity的12人說道。

“好,那讓我們先從Six Gravity的隊長開始吧!好了,請問認為Six Gravity的隊長睦月始也有懶癌末期的人,請舉手!”採訪人員問道。

“…………”

拍攝完後

“…………”

“啊~最後的結果真是意料之中呢~”葉月陽在拍攝後,伸了伸懶腰,並說道。

“的確呢!”神無月郁附和的說道。

推出的懶惰排名:

No.1 Procellarum 霜月隼

No.2 Six Gravity 睦月始

No.3 Six Gravity 卯月新

No.4 Procellarum 水無月淚

No.5 Procellarum 葉月陽

No.6 Six Gravity 如月戀

推出的絕對不可能懶惰排名:

No.1 Procellarum 文月海

No.2 Procellarum 神無月郁

No.3 Six Gravity 皋月葵
          Procellarum 長月夜

No.4 Six Gravity 彌生春
          Six Gravity 師走驅

以上!

好!

讓我們完結!

●○○●完●○○●

不知道這樣算不算cp呢?
不確定這樣tag是要放個人的還是cp的
不過個人應該放不下
所以還是放cp好了●ヽ(゚∀゚)ノ●

感覺最近沒什麼寫【月歌】的
所以就決定寫啦~●ヽ(゚∀゚)ノ●
我發現了!
我應該大概就是算「週更」吧?
不過應該是現在暑假時而已……
開學後,應該就不太能更文了
要來努力拼學業啦!\\٩( '□' )و ///

感謝看到這的米娜桑
希望大家喜歡♡♡♡
如果喜歡的話,請幫我點個♡

我是雪の櫻
我們下次見~掰掰
ヽ(・∀・)ノ●ヽ(・∀・)ノ●ヽ(・∀・)ノ●

請問這是你遺忘掉的愛嗎?【春始】

因為我非常的缺腦洞、梗
所以我在前幾天的時候發了一個點文的文((已刪
然後有兩位寶貝點了文
這文是 @—Poplar—月歌是命—  寶貝點的文
請食用^ ^

#微新葵、戀驅、海隼
#遺愛症;失憶梗
#雙向暗戀

○●●○以下正文○●●○

“春,我出去一下”在月之療裡的公共休息室內,有位紫髮男子的聲音响起。

這位男子就是Six Gravity的隊長,睦月始。

“始,你要去哪啊?”接著就換一位綠髮男子的聲音响起。

這位男子也就是Six Gravity的睦月始的搭檔兼參謀,彌生春。

“我只是要去外面走一走而已”睦月始一邊拿著外出偽裝的眼鏡和口罩,一邊向彌生春表示自己只是要出去走走而已。

“是嗎~”彌生春坐在餐桌前,撐著頭說道。

“嗯”睦月始說道。

“那我也出去一下”彌生春也戴上了口罩和帽子,就出門了。

………………
………………

“今天感覺是個不錯的天呢~乾脆就在今天告白吧~”彌生春決定等等要向某人告白,所以就往花店的方向走去。
………………
………………

“嗯,不能再退縮回去了,今天一定要跟他告白”睦月始想了這個念頭後,也就往花店的方向走去。
………………
………………

“那個,請給我一束深紅色薔薇”彌生春跟花店小哥說。

“好~”((小哥

“先生是要去告白嗎?”花店小哥像是看透了春的想法,而問的。

“欸,你怎麼知道?!”春十分驚訝問道。

“啊拉~你不知道嘛?深紅色薔薇的花語”花店小哥問道。

“嗯,我知道深紅色薔薇的花語”春說道。

“所以啊~「只想和你在一起」 這種花語,不就是告白或求婚時會送的花嘛~”店員小哥向是理所當然的邊包裝花束,邊回答彌生春。

“好像也對!”彌生春想通後,立馬說道。

“不過,你該小心點呢~不,應該說,你該注意一下你要告白的那位孩子囉~呼呼~”接著店員小哥又說了一句,神秘般的話。

“你在說什麼啊…?”彌生春還是一臉懵逼樣的看著店員小哥。

“啊~客人,你的花束好了,那,再見”店員小哥把花束給了彌生春後,就將他推了出去。

“欸,等等啊~我還沒付……”彌生春話才說到一半,就因為,明明自己剛還在裡面買花的店,卻不知道為什麼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且那位店員小哥還不見,而呆住了。
………………
………………

“那個,請問可以給我一束花嗎?”睦月始跟花店裡的店員哥哥問道。

“好的,請問客人要什麼花呢?”店員哥哥問道。

“嗯……”睦月始看著花櫃裡各式各樣的花。

最後決定,就是這種花了的說道“那,請給我一束白玫瑰”。

“好的,客人怎麼會決定用白玫瑰呢?”店員哥哥拿起一些白玫瑰,然後開始包裝,並問道。

“額……因為我是要去……告白的……”睦月始像是有不好意思的慢慢說出原因。

“感覺客人是位很高傲、霸氣的人呢~”店員哥哥說道。

“欸?高傲?霸氣?”睦月始一臉疑惑的看向店員哥哥。

“欸豆,因為白玫瑰的花語是「我足以與你相配 」,感覺跟我家的小情人很像呢~呵呵~”店員哥哥一說到自己情人,彷彿心情都變得好了。

“是嗎~”睦月始說道。

“啊,對了,客人,花束好了喔~再見了~”店員哥哥把花束給了睦月始。

“嗯,謝謝……欸?”睦月始道完謝後,轉頭一看,就整個呆啦,因為明明自己剛還在花店裡,怎麼轉眼間花店就消失了呢。
………………
………………

“啊,已經這麼晚了,我也該回去,不能讓春擔心才行”睦月始看了手錶上的時間後,就抱著花束,跑向月之寮的方向。

“嗯,得快點回去才行,可不能比始晚回去”在街的另一邊,彌生春急急的跑往月之寮的方向。

“叭———”

突然叭的一聲響起,一臺失控的大卡車往睦月始的方向撞去。

“始!!!!!”彌生春以最快的速度衝向睦月始。

啊。
來不及了。

當彌生春衝到睦月始旁邊後……已經,來不及了。

“不要!!!!!!”彌生春崩潰的跪在睦月始的血泊裡,看向睦月始,十分痛恨自己,為什麼不能再跑快一點,為什麼被撞到的不是自己。

現場的人,個個是驚慌。
………………
………………

“嗯……?”

“…………”

“…欸,始桑醒來了!”師走驅像是看到奇跡般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然後,看了看坐在旁邊的如月戀。

“那個,始桑,你知道我是誰嗎…?還有一加一等於多少?和我上次英文考多少?我們6人的團名叫什麼?我們6的名字分別叫?”坐在旁邊的如月戀,一聽到睦月始醒來,就馬上的問了他很多事。

“你是戀,等於二,60分,Six Gravity,睦月始、皋月葵、卯月新、師走驅、如月戀。那個……我們的團體,不是只有5人嗎……?”睦月始答完所以的問題後,問道。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師走驅和如月戀聽完睦月始的話後,便發出了比平常大個10倍的聲音。

“怎麼了嗎?!戀、驅”則其他隊員,卯月新、皋月葵、彌生春,都被這巨響給吸了過來。

“始…始桑…他……好像頭腦不太清醒……”如月戀和師走驅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著話。

“始怎麼了?!”彌生春是最早問的人,臉上也多了一層擔憂。

“這個嗎……欸豆……嗯…”師走驅和如月戀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彌生春,所以都往了卯月新和皋月葵那裡看著。

“那個,驅、戀,要不然你們單獨跟我說說吧?”皋月葵像是看出了什麼的,說道。

“好…好的”如月戀和師走驅思考了一下,最後決定只能這樣了,所以便答應。

然後,如月戀、師走驅、皋月葵便走出病房。

“那個啊,葵桑……始桑好像不記得春桑了……”師走驅說道。

“欸?那,始桑記得我們其他人嗎?”皋月葵問道。

“嗯嗯,始桑他其他都記得,連我考試的成績都還記得”如月戀說道。

“嗯……是嘛……我再想想始桑這是什麼狀況,我們先回病房內吧…”皋月葵說道。

“好的,葵桑”如月戀和師走驅說道。

“葵”等皋月葵和兩位年少回來病房時,卯月新就輕輕的叫了聲葵,彷彿在暗示什麼。

“嗯”皋月葵像是了解卯月新的意思的回覆了。

“那個,你們先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工作的”睦月始說道。

“好”5位隊員說道。

一直到了回到月之寮後,皋月葵就跟卯月新到了皋月葵的房間。

“新,剛才戀和驅跟我說了,始桑他……”皋月葵暗著臉看向新。

“始桑他該不會忘記了春桑了吧~”卯月新以開玩笑的態度說出。

“……”皋月葵十分沉默。

“該不會真的是這樣吧…?”卯月新因為剛好猜對了而有點不知所措。

“嗯……對,新,這要怎麼跟春桑說啊…?”皋月葵說道。

“欸豆……葵……我…我覺得應該不用特地跟春桑說了……”卯月新看著皋月葵身後被推開一半的門。

“新……你怎麼一直看著我身後……?難道春桑在……”皋月葵也漸漸的轉頭往後看。

“所以說……始他…忘了我……?”彌生春用著不可信至的眼神看向卯月新和皋月葵。

“春桑……這個……”皋月葵看向卯月新並說道。

“嗯,對”卯月新很直接的跟彌生春說道。

“是嗎……嗯,我知道了……謝謝你們,葵、新”彌生春說完後,就離開了皋月葵的房間。

到了明天。

“我出門囉~”彌生春戴上偽裝的口罩和帽子。

“春桑是要去看始桑嗎?”皋月葵問道。

“嗯,對,葵,我會努力讓始想起我的,所以不用擔心我,你們就專心工作吧~”彌生春說道。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春桑,加油!”皋月葵聽到彌生春說的話後,露出了微微的放心感,並說道。

彌生春在去醫院看望始之前,決定去花店買一束花。

…………

睦月始目前坐在病床上,看著書。

突然有位男子走了進來。

“那個,初次見面,我是霜月隼,是來給你一樣東西的”那位名叫霜月隼的男子,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朵時鍾花。

“這是……?”睦月始用著疑惑的神情看向霜月隼。

“這是時鍾花,你想知道花語嗎~”霜月隼說道。

“時鍾花……他的花語是?”睦月始問道。

“等看到下一個來的人,你就知道了~那,再見”霜月隼說完後,並離開了病房。

…………

這時,彌生春在前往花店路上時,遇到了位男子。

“那個,請等一下!”那位男子叫住了彌生春。

“那個,請問你是……?”彌生春問道。

“噢,對了,我叫文月海,我有東西要給你”文月海拿出了一朵時鍾花,並拿給彌生春。

“為什麼要給我花……?”彌生春問道。

“因為你得了解這朵花的涵義才行,好了,趕快去找他吧~”文月海說道,並推了彌生春一把。

…………

“欸?我剛不是還在街上嗎?怎麼突然到了醫院??”彌生春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突然從街上到了醫院,不過,還是快速的前往了睦月始的病房。

“始,我來看你了”彌生春走進病房後,說道。

“那個,請問你是誰?”睦月始像是完全不認識彌生春的樣子,而問道。

“我是彌生春,是你的某位友人,從今以後,我每天都會來,直到你出院,請多多指教了~”彌生春微笑著說道。

“是嗎,真是不好意思,竟然那麼失禮”睦月始帶著深深的歉意說道。

“嗯,不會”彌生春說道。

…………

到了隔天,皋月葵和卯月新先去了睦月始的病房。

“那個,始桑,不好意思打擾了”皋月葵小聲的說道。

“始桑,我和葵來看看你了”卯月新走到了始的病床旁說道。

“葵、新,你們怎麼這麼早就來了?”睦月始問道。

“我想始桑最近應該都只能吃醫院的食物吧,所以我做了先三明治來”皋月葵拿起自己做好的三明治,看向睦月始。

“嗯,謝謝你,葵”睦月始說道。

“始桑,我們來這裡,主要是來跟你說些,關於春桑的事的”卯月新說道。

“關於春的事?”睦月始說道。

“那個,始桑,春桑他真的很喜歡始桑,始桑真的忘記春桑了嗎?春桑他也是我們的隊員的喔~”皋月葵說道。

“嗯嗯嗯,春桑可是超擔心始桑的,以前你們的關係可是好的不像普通搭檔呢!”卯月新說道。

“春他…可是我對他沒半點記憶……”睦月始說道。

“啊,到了這個時間了,新我們得去準備工作了!”葵看了看時鐘,並說道。

“啊,真的,我們該離開了,那個,始桑,請記住一件最重要的事……春桑他,真的很喜歡你,那,再見,始桑”卯月新說完後,就拉著皋月葵跑出病房。

…………

卯月新和皋月葵才剛離開病房沒多久,就又有人來到了睦月始的病房了。

“驅、戀?你們也來了?”睦月始問道。

“嗯,對,始桑,我們有話要跟你說”如月戀和師走驅異口同聲的說道。

“是關於春的事嗎?”睦月始問道。

“欸,始桑怎麼知道??”如月戀問道。

“因為,剛才葵和新也來跟我說了關於春的事了”睦月始說道。

“那,始桑有什麼想問的,關於春桑的事嗎?”師走驅問道。

“嗯,我有些事想問問”睦月始說道。

“沒問題的,始桑,所以問吧!”如月戀和師走驅異口同聲說道。

“那個……我和春是戀人嗎…?”睦月始問道。

“……欸豆……應該不是吧?感覺比較像春桑暗戀著始桑,始桑暗戀著春桑這樣……?”如月戀不確定的說道。

“戀!這不能說啦!”師走驅急忙的握住如月戀的嘴巴。

“雙向暗戀……?”睦月始正煩惱著。

“呃……始…始桑,我們先走啦!”師走驅拉著如月戀衝出病房。

…………

又過了一下子,彌生春就過來看望睦月始了。

就這樣,彌生春每天都來看望睦月始,日子過的很快。

在這些日子內,彌生春和睦月始也擁有了一段深厚的感情。

一下子,半個月過去了,睦月始準備出院了。

每位隊員都來慶祝睦月始出院了。

“始桑,這是你的東西嗎?”皋月葵拿著一朵時鍾花問道。

“喔,對,謝謝你,葵”睦月始說道。

“這是時鍾花吧~我記得時鍾花的花語是「愛在你身邊」吧~”皋月葵說道。

“葵,你說時鍾花的花語是……”睦月始張大了雙眼,看向了一直坐在屋頂上的霜月隼,又看向了彌生春。

“始桑……你怎麼流下了眼淚……?”皋月葵問道。

“春……”睦月始的眼前突然暗了起來,然後意識突然就沒了。

…………

過了一下子,睦月始張開了雙眼,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彌生春。

“春……我想起來了……”睦月始看著彌生春,並說道。

“始……你想起來我了嗎…?”彌生春流下眼淚,看著睦月始。

“春,我愛你……我真的真的很愛你啊…”睦月始緊緊的抱著彌生春。

“嗯……始,我也是,我也真的很愛很愛你”彌生春也緊緊的抱住了始。

…………

“這樣算是個 Happy End 嗎?海~”坐在屋頂上的男子,霜月隼問了問坐在旁邊的男子文月海。

“嗯,大概算是吧~”文月海說道。

●○○●完●○○●

終於打完啦~~~~
不知道 @—Poplar—月歌是命— 大大滿不滿意OuO
不過這麼晚才完成,真的很抱歉> <;
因為,打好一半後,就又開始懶了=□=
還不太擅長寫春始~請多多包容~
如果有什麼需要改進的,請在下面告訴我喔~*ˊˇˋ*

感謝看到這的米娜桑~
希望大家喜歡♡♡♡
如果喜歡的話,請幫我點個♡

我是雪の櫻
我們下次見~掰掰*ˊˇˋ*

是的,我願意【新葵】

因為我非常的缺腦洞、梗
所以我在前幾天的時候發了一個點文的文((已刪
然後有兩位寶貝點了文
這文是 @薰璎 寶貝點的文
請食用^ ^

#穿越梗
#新是太子;葵是穿越到新那個時代的人

●○○●以下正文●○○●

皋月葵,普通的上班族白領。
今日為休息日。

…………

“啊~今天是久久一次的休息日呢~”

“來久違的睡個回籠覺,偷懶一下吧~”

“很久沒這樣賴床了,感覺罪惡感真重……哈哈”

“算啦~來好好睡覺吧”

“那麼,晚安囉~”

…………
…………

“喂!不要擋在路中間啊!”((路上的搬貨大叔

“啊!”((葵

“你沒事吧?”((抱住葵

“唔,我沒事,謝謝”

“喔,沒事就好了”

“那個……請問這裡是哪裡?”

“欸?難道你不是這裡的人嗎?移民?”

“欸豆……我……”

“話說,你也穿的蠻奇怪的”

“額……那個……”

“嘛,算了,我是新,你叫什麼名字?”

“名字嗎?我是皋月葵”

“嗯,葵嗎~真是個好聽的名字呢~”

“謝……”

“新大人!!!!!我終於找到您了!!!!!!!”((大臣

“唔!!!!慘了……”

“嗯?”

“那我先走啦!下次見,葵”((跑掉

“喔……”

“新大人!!!!!!請等等啊!!!!!”((追著新跑掉了

…………

“欸,所以這裡到底是哪裡啊?”

“嗯……我想想,因為今天是休息日,所以我睡了回籠覺,然後……就到這了?”

“嗯……”

“啊,我知道了!是夢吧?我想我一定是在作夢~”

“那,來看看這個地方吧~”

…………

“所以,新大人,別在跑啦……呼…呼……”((大臣

“啊…你真是死纏爛打啊,讓我離開一下是有什麼關係嘛?!”

“這是不行的啊,皇上可是派人在到處找太子您的,所以新大人,您就乖乖跟我回去吧……”((大臣

“欸……你真的很煩啊!”

“大人……嗚嗚…拜託您跟我回去啊…”((大臣

“啊啊…我知道了啦…”

“嗯嗯,感謝大人……”((大臣

…………

到了晚上

…………

“嗯……”((葵

“為什麼……?”

“就算是夢,這也太久了吧?!”

“為什麼我還沒醒來啊???”

“難道其實我沒在作夢嗎?”

“還是,這其實是什麼長眠夢啊?”

“啊,如果是什麼長眠夢的話可不行啊,我還沒跟公司請假,如果我就這樣一直沒去公司的話……”

“啊啊,這樣不行啊…”

“嗚嗚…我肚子好餓,可是……我沒錢可以買食物……”

“難道……我就要這樣不知名的餓死在夢裡了嗎……”

…………

“嗯……皋月葵……”((新

“如果下次見面的話,該叫他什麼呢~”

“皋月葵……?”

“皋月……?”

“葵……?”

“嗯……就叫他葵吧~”

“啊~下次見到葵是什麼時候呢~”

“這樣悶在房裡也不是辦法,出去散散步好了~”

…………

外面的小街上

…………

“嗚嗚,肚子還是好餓……”

“啊!”((葵

“哇!”((新

「碰!!!」

“唔……好痛”((葵

“啊……我的頭感覺被狠狠的敲了一大下……”((新

“啊,對不起,我沒看清路”

“嗯,不會”

“啊,你是早上的那位新先生吧~”

“嗯,對”

“早上時,追著您的人是?”

“是大臣”

“大臣……?”

“你難道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

“我叫卯月新”

“啊,原來您姓卯月啊~”

“嗯……”

“所以說……?”

“我是太子”

“欸?太子???”

“嗯,對”

“那個,請問現在到底是什麼時代?”

“清朝”

“清朝?”

“嗯,清朝”

“欸欸欸欸欸???”

“你是不是撞到頭,或者是失去記憶之類的?”

“我……我……嗯……也許吧…”

“嗯……噗…噗哈哈哈哈哈~你真的是太可愛啦~”((擦淚

“唔……可愛什麼的……”((臉紅

“吶,我說,你要不要當我的妻子呢?”

“欸?妻子???”

“嗯,沒關係的,我會等你的,話說,你應該肚子餓了吧?”

“嗯…”

“來我這吧~我叫御膳房的大廚煮些美食”

“可是……”

“你先來在說吧~”((拉著葵

“喔”

…………

回去後

…………

“大廚!快煮些食物出來招待客人”((新

“是的!新少爺”((大廚

“抱歉,這麼晚了還麻煩您,卯月少爺”((葵

“嗯嗯,別這麼見外嘛~好好對待我以後的妻子有什麼不對呢~?還有,叫我新就好了”

“欸…妻子?我還沒……欸豆……”

“哈哈哈~你果然很可愛呢~”

“唔……”

“葵”

“怎麼了……哇!”

“葵,我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對你一見鍾情了”((撲到葵身上

“新……”

“別用這種為難的表情看著我嘛,我知道也許我們還不熟,但是,我會讓你慢慢了解我的”

“可是……我……”

“葵,你來我這住著吧”

“欸?這怎麼可以呢…”

“我說過會讓你慢慢想、慢慢了解我了,所以等你做出決定後,你就能離開了,這樣可以嗎?”

“嗯……我知道了……”

“嗯,就這樣決定囉~”

“不過我有個請求,請問您能答應我嗎?”

“說吧”

“請問是否可以讓我在您身旁一直待著呢?我想當您的隨從”

“欸?為什麼葵想當我的隨從呢?”

“因為,新不是說了要讓我更了解您的嗎?”

“唔……”

“怎麼了嗎?”

“嗯……沒事”

“是嗎~”

“嗯,我答應讓葵當我的隨從”

“真的嗎?太好了,真的很感謝您!新”

“所以說,葵,你別在對我用敬語啦~”

“欸,可是您……”

“不對!!!!是你,不是您”

“唔,我知道了”

“嗯,這樣就對了~”

…………

隔天

…………

“唔哇~嗯…早上了……欸?這裡是……難道我還在夢裡嗎?”((葵

“但是……”((葵

“這……”((葵

“真的是夢嗎……?”((葵

“喝……”((葵

“欸……這是什麼……?”((摸著自己的胸口((葵

“好痛……這是……血…?”((葵

“啊哈哈哈哈哈~”((一位拿著長刀的男人

“……你是…誰……?”((葵

“葵!!!!!!!!”((新

“……新……”((昏過去((葵

“哈!!!!!!!!”((拿著一把劍往那個男人刺去((新

“啊啊啊啊啊!!!!!!”((拿著刀的男人

“沒事的,葵,我一定會救活你的!!!!!”((新

…………

“唔……嗯…?剛才的那個人……”

“葵…葵……葵,你醒來啦!”

“新……我們現在在哪裡?”

“葵,你先躺著吧…你的身體還很虛弱的”

“新,你受傷了嗎?怎麼全身都是血???”

“放心吧,葵,這不是我的血…是那個男人的血”

“你把那個男人殺了嗎?!”

“嗯,當然了,他可是差點殺死葵的!”

“新……那個男人是誰?為什麼新能輕易的殺死別人?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襲擊”

“襲擊……?”

“嗯……反叛軍”

“反叛軍是為了什麼來襲擊我們的?”

“為了奪取我們現在的國家,從以前開始就有一些反叛的人了,雖然已經阻止過很多次了,不過一直到現在還是有很多反叛的人”

“新……”

“不過,葵不用擔心,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新,我可是你的隨從喔,應該是我保護你才對”

“謝謝你,葵”

“新,我們來拯救我們的國家吧!”

“拯救我們的國家?”

“嗯,對啊,我們把反叛軍的老大找出來吧!”

“欸?”

“這樣也許就可以停止反叛軍了”

“嗯,我知道了”

“走吧”

“嗯”

…………

“啊哈哈哈,我要讓他們那些傢伙嚐嚐這種痛苦!!!!!”
…………

“新,那就是反叛軍的老大嗎?”

“嗯,應該就是他了”

“趁現在他身旁沒人,我們先去把他抓住吧~”

“嗯,葵小心點喔”

“好”
…………

“哇啊啊啊!你是……唔……”

“抱歉,得先請你睡一下了”((新從那個男人的後頸敲了下去((新

“好,這樣就行了吧”((葵

“嗯,把他拖去外面吧”

“嗯……”

“怎麼了嗎?葵”

“新,我好像愛上你了呢~”

“葵,真的嗎…?”

“嗯……”

“好高興,我真的覺得好高興啊~葵,我也愛你的喔”((吻上葵的唇

“唔……嗯…新……”

“葵……等這場鬧劇結束後,你願意做我的妻子嗎?”

“是的,我願意……”

…………

一把箭飛快的射了過去。
…………

“唔……”((新

“哈哈哈,我終於殺掉你了!即將當上皇帝的人,卯月新”((反叛軍的某位人

“新!!!!!你做什麼事啊!我要殺了你……我絕對要殺了你!!!!!!”((葵

“唔……你…你想幹嘛…?!不…不要過來!”

“……”((拿起新的劍,往那個人刺去((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反叛的人

“葵……”((新

“新……你別死啊!!!!我去找大夫來”((起身((葵

“葵……別去……”((拉住葵

“新……可是,再不去找大夫的話,你就會死的啊……”

“葵,我應該也撐不到大夫來的時候了吧……那個人在箭上塗抹了毒藥……所以……就這樣…靜靜的待在我身邊……陪著我…好不好……?”

“新……我知道了……”

“謝…謝”

“新……我到最後一刻,都會一直陪伴在你身邊的……所以,閉上眼,好好休息吧……”

“那麼……晚安了…葵”((閉上了雙眼,並緊緊的握住了葵的手

“新……希望我們來世還能相遇……”
…………

新的手漸漸鬆掉了……並變得越來越冰冷……。
…………
…………

“新!!!!!!”

“呼…呼……呼……”

“欸?這裡是我的房間……”

“所以這真的是場夢嗎……?”

“欸?這個是……?”((葵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這是繃帶……?”

“難道說……”

“這個是,那時候我受傷時,新幫我包的繃帶嗎……”((拆開繃帶

“可是,沒有傷口……”

“新……”

…………

到了隔天早上

…………

葵到了公司

…………

“欸……昨天是在作夢嘛……?”

“啊~這樣都不能好好的專心工作啦~”

“皋月!”((上司

“有什麼事嗎?前輩”

“那個,等等會有位新人來,可以請你帶他去認識認識公司嗎?”((上司

“好”

“啊,他來了,皋月,你跟我過來”((上司

“好”

…………

到了樓下
…………

“嗯,就是他了”((上司

“那個,請多指教,我叫……”((轉向新人那邊

“……皋…月…葵……”

“請多指教,我叫卯月新”((笑

○●●○完○●●○

啊~
打完文啦~~~
花了2天的成果,好感動啊~
不知道 @薰璎 寶貝滿不滿意這次的文(っ´▽`)っ
(っ´▽`)っ(っ´▽`)っ(っ´▽`)っ
想跟 @Poplar 寶貝說一下,因為對於新葵比較拿手,所以是想先寫好,不過,春始那文已經寫好了一半了,所以請再等我一下(⁎˃ᆺ˂)(⁎˃ᆺ˂)(⁎˃ᆺ˂)

感謝看到這的米娜桑
希望大家喜歡♡♡♡
喜歡的話,請幫我點個♡

我是雪の櫻
我們下次見,掰掰(っ´▽`)っ

關於尷尬和監介【年中組】

嗯嗯嗯,這個問題是從我的姐姐來的
好像是因為……
這麼說道……
我好像也不知道為什麼呀~😅
莫名的就跑出了「監介」這一詞
額……請不要在意~~~

●○○●以下正文●○○●

陽:「對啊!對啊!發生這種事,真的很……」

新:「嗯嗯嗯,感覺還蠻“監介”的呢~」

陽:「嗯嗯,對嘛……嗯…?監介???」

新:「嗯,有什麼問題嗎?」

陽:「你要說的應該是“尷尬”吧…?」

新:「嗯,也是可以這樣說啦」

陽:「不不不,本來就是“尷尬吧”!!!!怎麼會有“監介”這一詞跑出來啊?!」

新:「不不不,就是“監介”沒錯啊」

陽:「新……我知道你的腦子本來就沒有多靈光了,可是,我還真的不知道你的腦子那麼無知……」

新:「喂,葉月陽,你當我是白痴啊?!」

陽:「額……」

新:「我跟你說,就算我的腦子沒這麼好,也一定比你好的!!!!!」

陽:「哈?新……你在說什麼笑話呢,你的腦子也一定沒我好吧~」

新:「啥…你才是真的在……」

…………

「喀喀…」

…………

葵&夜:「我們回來了~」

…………

葵:「嗯?新,你和陽在說什麼啊?」

新:「啊~葵,陽那傢伙死都不承認他的腦子比我壞~」

陽:「葵醬,你可別聽新在那裡亂說!!!!」

葵:「欸?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夜:「陽,你把事情全部說一遍,讓我和葵聽聽看吧~?」

陽:「喔…好」

…………

「解說~~~」

…………

葵:「哦…我懂了」

夜:「所以你們就為了這點小事在吵架嗎??」

陽&新:「不不不,這可不是小事啊~」

葵&夜:「欸???」

陽:「不然……葵醬你和夜說說看吶…你們到底是用“尷尬”還是“監介”?」

新:「嗯啊~嗯啊~」

葵:「我的話……好像都是用“尷尬”欸……」

夜:「嗯嗯,我也都是用“尷尬”……」

陽:「看吧~明明就是用“尷尬”,最好會有人用“監介”啦!!!!」

新:「嗚嗚…」

葵:「好好~新,你別難過啦~我們一起去吃甜點吧?」

新:「嗯……」

…………
…………
…………

始:「我好像聽過春用“監介”呢……?」((心想

  ⬆

剛碰巧聽到年中四人說的話的始桑

…………
…………
…………

○●●○完○●●○

感覺自己有段時間沒發文~
懶懶噠(:3 _ )=(:3 _ )=(:3 _ )=

而且……主要的問題,還是……
缺腦洞的關係吶(:3 _ )=(:3 _ )=(:3 _ )=
誰來給我個腦洞啊~ヾ(:3ノシヾ)ノシ
ヾ(:3ノシヾ)ノシヾ(:3ノシヾ)ノシヾ(:3ノシヾ)ノシ

感謝看到這的米娜桑~
希望大家喜歡♡♡♡
如果喜歡的話,請幫我點個♡

我是雪の櫻
我們下次見,掰掰~ヾ(:3ノシヾ)ノシ

(來說點題外話( ̄∇ ̄))
            ⬇
【話說,101小姐姐們終於出道啦~不過……感覺團名有點土……XDDD】
          ⬇
(火箭少女101)

致畢業的你【新葵】

因為最近要畢業了,又沒什麼腦洞
所以就發發畢業文啦~^ ^

Ps.感覺很久沒發文了= =;

#葵是高三;新是高二
#葵=【學長】;新=【學弟】

●○●以下正文●○●

「皋月學長———」

…………

「葵學長———」

…………

「葵———」

…………

「啊…從一年級開始喊的皋月學長,再來是從二年級開始喊的葵學長,和現在快要三年級時喊的葵……」

「葵,我們一起相處的這兩年感覺過的真快……轉眼間……你就要畢業了,就要離開我了……」

「葵,恭喜你畢業了……」

「然後……」

「……我喜歡你……」

…………
…………

紙上有著許多擦掉重寫的痕跡,彷彿寫這張紙的主人已經將內容改了幾百萬次了。

紙上的內容是祝福別人畢業的樣子,可是,又是在和別人告白的樣子。

其實紙上的內容很簡單,可是寫這張紙的主人,他的心情並不簡單。

…………

“新……這張紙的內容……?”

“葵,我喜歡你”

“新……?你是真心的嗎…?”

“葵,你感受的到嗎?”

“我……”

“……”

“……新……”

“葵,抱歉,那是騙你的啦~”

“欸?”

“我們只是朋友不是嘛~?”

“啊…原來如此,我就知道新是在說笑~”

“嗯”

“下次不要再這樣了啦~害我差點當真了……”

“嗯……對不起……”

…………

「卡!」

…………

導演:「好,辛苦啦~今天就先到這,可以去休息囉!」

新&葵:「好,非常感謝您!」

…………

葵:「啊~終於拍完了~」

新:「嗯,真累……」
_(:3」∠)__(:3」∠)__(:3」∠)_

葵:「新,如果你有什麼事的話,就直接告訴我吧~千萬不要藏在心裡喔!」

新:「嗯~葵,我可是你的男友啊~怎麼可能呢~^ ^」

葵:「新……」((/////))

「大好き♡」

○●○完○●○

唔……
感覺就是個鬧劇啊~_(┐「ε:)_
非常抱歉!●| ̄|_
【做人太失敗了嘛……誰快來救救我啊~~~】
ヾ(:3ノシヾ)ノシ = 等待救援

ヾ(:3ノシヾ)ノシヾ(:3ノシヾ)ノシヾ(:3ノシヾ)ノシ

感謝看到這的米娜桑^ ^
希望大家喜歡♡♡♡
如果喜歡的話,請幫我點個♡

我是雪の櫻
我們下次見,掰掰
ヾ(:3ノシヾ)ノシヾ(:3ノシヾ)ノシヾ(:3ノシヾ)ノシ

靠窗倒數第二個的位子【全員】

嗯……
沒錯,又是個莫名的腦洞
最近都面臨了缺腦洞狀態_(┐「ε:)_
不過,就在剛才突然有了個想法,就這樣自己跳了出來了呢~
因為某種原因,所以就回想起來了……
【動畫裡的男主角,好像大部分都坐在靠窗倒數第二個的位子啊…】

所以腦洞就這樣的蹦出來了呢~
我覺得主要內容就是:

Six GravityProcellarum的12人在爭【靠窗倒數第二個的位子】的故事吧…?

#感覺每個人的形象都會崩掉捏ΣΣΣ( º﹃º )

欸豆,如果做好準備的話……
就請讓我們看下去~~~

#有可能崩壞形象請注意
#有可能崩壞形象請注意
#有可能崩壞形象請注意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3次!!!╭( ・ㅂ・)و】

…………

#12人在同一所學院同一個班級就讀《剛開學》
#12人《目前》還不是偶像
#cp都認識對方;但不認識其他人

#私設

…………

●○●以下正文●○●

「春……現在才5:30而已,我們幹嘛來學校啊…」

春:「始,你忘了嗎?今天是剛開學的一天,也就是要選座位的一天啊!」

始:「就算是要選座位好了,也不用這麼早來的吧?春,你有什麼特別想坐的位子嗎?」

春:「當然有囉~始,你不知道嘛?」

始:「知道什麼?」

春:「那就是……」

始:「就是……?」

春:「就是~就是~就是~不告訴你啦~」

#每日一作死(`・ω・´)+

始:「……」

春:「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始……我知道錯了啦,我會跟你說的,所以不要再抓啦!!!!!!」T□T

#每日一鐵爪(`・ω・´)+

始:「快說……」

春:「是……」T=T

始:「……」

春:「男主角啊,可是都坐在教室靠窗倒數第二個的位子的喔!」

始:「讓我猜猜……你該不會是想坐你說的那個什麼靠窗的位子吧…」

春:「……」

始:「……」

春:「對……」

始:「唉……你都幾歲啦…」

…………

「啊啦~原來也有人跟我們的目的相同呢,海~」

海:「隼,不是我們的目的,是你的目的…」

隼:「欸!?難道海不想坐男主角寶位嘛??!」

海:「完全不會想……」

隼:「……海真無情趣……」

海:「欸……」

…………

「嗯……?」×4

「是誰?」×4

…………

經過了4位面面相覷的一段時間後……

…………

春:「我是彌生春,是今天剛入學的新生,請多指教」

始:「我是睦月始,跟春一樣是今天剛入學的新生,請多指教」

隼:「《心想:啊~好帥的人啊…♡♡♡》
           我是霜月隼~請多指教哦~~~」

#每日一痴漢(`・ω・´)+

海:「我是文月海,我跟隼也都是今天剛入學的新生,請多多指教囉~」

春:「等等……所以我們的目的是同一個呢……」

隼:「的確是呢……哼哼哼……」

春:「那……我先走一步啦!嘿嘿~」
((快速的往校門口衝了過去

…………

「哇啊!」

…………

「碰!!!!」

…………

「啊……好痛啊…」

「沒事吧?新」

新:「嗚嗚…葵……我的肚子好痛啊…感覺差點沒把剛喝的草莓牛奶噴出來……」

葵:「欸?!」

「卯月同學,你沒事吧?」

新:「嗯…我已經沒事了,謝謝你,夜」

夜:「嗯……真是的,下次要先看好路再跑喔!!!!」

「哇~夜的馬麻模式開啟了~~~」

#每日一馬麻(`・ω・´)+

夜:「陽!!!」

陽:「好~好~不鬧你了啦~夜」

夜:「嗯……」

…………

春:「那個……請問你們是……?」

新:「喂,問別人的名字時,應該要先報上自己的名字吧!」

春:「喔…抱歉……」

新:「嗯嗯…其實也沒差啦~反正我只是想說看看那句話而已~」

春:「……」

葵:「新!!!太沒禮貌了啦!」

新:「哇,好痛……嗚嗚,抱歉……」

陽:「我們先各自介紹一下自己吧~」

「好~」×3((年中除了陽

新:「我是卯月新,多指教」

葵:「我是皋月葵,跟新和陽、夜都是今天要入學的新生,請多多指教~☆」

#每日一 wink (`・ω・´)+

陽:「呀吼~我是葉月陽,叫我陽就好了,請多指教囉~」

夜:「那個,欸豆,我是長月夜,請多多指教!」

…………

「嗯?這裡是哪裡啊??郁,你認得路嘛?」

郁:「嗯……我也不清楚耶……戀,你為什麼要往這裡走啊?」

戀:「嗯……因為我就從遠處看到這裡有一道光,所以……而…而且淚也說了要往這裡走了喔!」

#戀說的那一道光是葵發出來的~(`・ω・´)+

淚:「郁君……抱歉……」

郁:「嗯,沒關係啦~」

淚:「郁君最好了~啾~」
((kiss了郁的臉

郁:「^ ^」

#每日一發糖(`・ω・´)+

葵:「那個……?」

郁:「啊,有人」

戀:「哦哦哦~得救啦~~~」

夜:「你們是?」

郁:「啊對,我是神無月郁,我們3個都是今天要入學的新生,請多多指教~」

戀:「我是如月戀,剛才郁有說我們3個都是今天要入學的新生,不過還有1人,因為有事所以今天請假啦~嘛,請多指教囉~」

淚:「我是水無月淚,請多指教……」

…………

經過了一段自我介紹後……

…………

「所以,我們的目的都一樣呢…」×11

…………

「啪撒~~~」

…………

戀:「啊!你不要擠過來啊!黑頭的!」

新:「你才是!別給我擠過來啊!臭粉頭!」

始:「你們在跑步的時候,不要吵架啊!」

新&戀:「是……」
((抖……

…………

過了一下子,那11人都到了同一個教室……

…………

「欸……原來我們不只都是新生,還都是在一樣的班級啊!」×11

…………

隼:「哼哼哼…那沒辦法啦,這個座位終究是屬於我的,不滿意的人……就來決鬥吧!好,說吧~有誰不滿呢~?」

新:「我!!!!你憑什麼坐那位子啊!我也想坐啊!」

隼:「那就來決鬥吧!」

新:「好哇!!!!」

隼&新:「好!剪刀石頭…布!!!」

隼&新:「……平手啊……嗯…再來!」

「再來!」

「再來!」

…………

眾人:「啥?」
((包刮:老師、其他學生

…………

戀:「欸?!老師,你們怎麼都在啊?話說,現在幾點啦?」

老師:「額。。。現在已經8:00了,該開始上課了……」

「欸豆……」×9((不包刮那兩個還在猜拳的人、請假的驅

老師:「除了你們在爭的那個座位,其他座位都可以隨便坐,所以你們趕快坐到位子上啊…要上課了!」

新:「欸…老師,那那個座位要給誰坐???」

老師:「不是還有一個人今天請假嗎?那個座位就給他啦…」

「……啊……我們爭那麼久的座位……」×11

…………

到了隔天……

…………

驅:「哇~終於找到教室啦~」

        「嗯…我的座位好像就是這個了呢~」

        「嗯?這個座位,該不會是……靠窗倒數第二個的男主角寶座嗎?!感覺意外的幸運啊~」

        「額……該不會,這是每個人爭了很久,最後老師直接給我這個請假的同學的座位吧…嘛~開玩笑的,怎麼可能真的不幸運成這樣嘛~~~」

…………

上課時……

…………

驅:「欸……為什麼有這麼多人用這麼可怕的眼神瞪著我啊?!」

        「難道我的猜測真的是對的嗎……?」Q□Q

…………

下課後……

…………

驅:「戀!!!!!」
((衝去找戀

戀:「驅桑?」

驅:「為什麼上課的時候那些人要用一個這麼可怕的眼神瞪我啊???」Q□Q

戀:「欸豆,事情是這樣的……」
((跟驅說了昨天發生的所有事

驅:「蛤……我的猜測真的是對的啊!」Q□Q

戀:「欸?」
((一臉懵逼樣的戀(º﹃º )

驅:「這簡直是最幸運和最不幸運的對比啊啊啊啊啊!」

#每日一不幸運(`・ω・´)+

○●○完○●○

嗯……
感覺是個沒頭沒尾的文(?)呢!

…………

……對不起m(._.)m……

…………

不過除了(聽說)靠窗倒數第二個的座位是男主角的寶位,好像有的男主角座位後面坐的就是女主角的寶位了呢~

感覺好像……蠻莫名的呢!ԅ(º﹃ºԅ)

感謝看到這的米娜桑( ´▽` )ノ
希望大家喜歡♡♡♡
如果喜歡的話,請幫我點個♡♡♡

我是雪の櫻
我們下次見~掰掰(*´﹃`*)

If You 惦惦 Nobody Say You 啞巴【年中組】

嗯……
「If You 惦惦 Nobody Say You 啞巴」

不知道有沒有大大聽過這句話~
感覺好像已經在網上流傳過幾年了呢~

#黑年中&白年中~
#主陽夜;微新葵

♧♧♧以下正文♧♧♧

…………

陽&夜的房間

…………

夜:「陽……」

陽:「夜……?」

…………

「啊!!!!!!!」

…………

新&葵的房間

…………

葵:「新,你有聽到一個很像陽大叫的聲音嗎?」

新:「嗯?好像有一點……嘛,也許是陽做了什麼壞事,所以被夜懲罰的慘叫吧~」

葵:「新……你的心情好像不錯,該不會是……你做的好事吧……?」

新:「哼哼~」

葵:「欸……」

…………

隔天

…………

黑年中和白年中的陽、夜、新、葵剛好一起在公共休息區內聊著天。

…………

葵:「啊,對了,夜,在昨天的時候,我和新聽到了陽的慘叫,你們怎麼了嗎…?」

陽:「額……」

夜:「欸豆……的確發生了一些事呢…」

陽:「嗯……」

葵:「欸……?陽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呢…要不,陽先去房間休息吧?」

陽:「嗯……我先去休息一下好了……」

陽緩緩的扶著牆,走進房間內。

新:「……呼……」

葵:「話說,新,你怎麼一直沉默著不說話呢?」

新:「嗯……事出必有因……」

葵:「嗯?新的意思是?」

新:「葵,你只需要知道這些就夠了……」

葵:「欸……?」

夜:「葵,你聽我說吧」

葵:「喔…」

夜:「欸豆,是這樣的……」

…………

事件當天

…………

那天,夜和陽在廚房聊天。

新突然走了過來。

新:「夜,你過來一下,我跟你說件事」

夜:「喔…好的」

站在一旁的陽:「嗯?」

然後新就拉著夜走到了牆壁小角落。

新:「夜,聽我說」

夜:「嗯」

新:「昨天半夜,我起來喝草莓牛奶的時候,我看到了……」

夜:「看到了……?」

新:「我看到了……陽在偷看……本本……」

夜:「……」

新:「……」

夜:「……」

新:「夜……?你沒事…吧……?」

夜:「嗯……沒事哦~謝謝你告訴我,新」
((和善眼神&和善的笑容……

新:「那…那……我先…先回去找……葵囉…」
((瘋狂顫抖……

夜:「嗯……」
((和善的眼神&和善的笑容……

#相信我,真的很和善的~((奸笑

…………

事件結束

…………

夜:「嗯……大概就是這樣了呢…」

葵:「喔…難怪新等到陽進房間後,鬆了一口氣」

新:「嗯嗯嗯,到時候被陽知道的話,我就……」

還等不到新說完話,一隻手……慢慢的搭在了新的肩膀上。

「嗯……感謝你,我剛已經知道事情經過了哦~」

#放心,也是個和善的眼神&和善的笑容的~((再度奸笑

新:「陽……?」((抖…抖……抖

陽:「來……我們來好好談談……」

夜:「陽……你別欺負新啊,你也是錯很大的人的喔……」

陽:「夜……」

夜:「陽……你就別再記恨新了吧~我這次就破例原諒你哦……」

陽:「欸欸欸,所以夜不會再不理我了嘛?!」

夜:「嗯……」

陽:「那我們回房間吧~夜~~~」

夜:「嗯」

陽:「卯月新,我就給你一句話……」

新:「蛤……一句話……?」

陽:「If You 惦惦 Nobody Say You 啞巴!」

新:「欸?」

葵:「欸?」

夜:「欸?」

陽:「夜,我們回房間去吧~」

夜:「喔…」

陽:「回去做……大人的事……」
((在夜耳邊輕輕的講

夜:「……」(((((////A///))

陽就醬,推著夜走進房間啦~

葵:「新,那我們也回房間吧…」

新:「嗯」

…………

嗯嗯嗯……這個莫名奇妙的一天就這樣結束了~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完♧♧♧

感覺寫了一篇有點莫名奇妙的文了欸~
說真的,其實我就是個想寫這句:
「If You 惦惦 Nobody Say You 啞巴」
話,而已的((喂!

感覺有點像個【梗?】
嗯……我也不太確定~
感覺這次的【梗?】跟上次那篇《手術》的【梗?】有點像~
好像都是因為朋友的關係,而知道的~~~

●○最終結論○●

反正就是想寫
「If You 惦惦 Nobody Say You 啞巴」
所以而寫了這篇文~

○●結論完畢●○

感謝看到這的米娜桑~
希望大家喜歡○●●○○●○
如果喜歡的話,請幫我點個♡♡♡

我是雪の櫻
我們下次見~掰掰♡♡♡OuO♡♡♡